跳過導航鏈接首頁 > 集團黨建 > 理論學習 > 兩學一做 > 新聞查看

中心組,怎麽學(世界讀書日特別策劃·走近黨委(黨組)理論學習中心組)

2017-6-2 10:09:04

推動學習由軟任務變成硬約束

 

人民日報 》( 20170424   11 版)

 

   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AG8亚游集团黨曆來重視抓全黨特別是領導幹部的學習,這是推動黨和人民事業發展的一條成功經驗。黨委(黨組)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,對全黨學習具有風向標排頭兵作用。近年來,各地區各部門按照黨中央要求,緊密結合各自實際,推動中心組學習取得明顯成效。近期,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於中心組學習的一部專門黨內法規——《中國共產黨黨委(黨組)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規則》,進一步提高中心組學習的製度化規範化水平。

  世界讀書日到來之際,本版關注幹部學習問題,聚焦黨委(黨組)理論學習中心組製度,介紹地方實踐與創新,以期提高認識、促進自覺、完善製度,推動學習由軟任務變成硬約束

  ——  

        

  關鍵詞點擊

  什麽是中心組學習

  黨委(黨組)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,是建設學習型服務型創新型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、提高黨的執政能力和領導水平的重要途徑,是中國共產黨一個獨特的政治優勢。

  黨委(黨組)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以政治學習為根本,以深入學習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係為首要任務,以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係列重要講話精神為重點,以掌握和運用馬克思主義立場、觀點、方法為目的,堅持圍繞中心、服務大局,堅持知行合一、學以致用,堅持問題導向、注重實效,堅持依規管理、從嚴治學。

  據介紹,黨委(黨組)理論學習中心組主要由黨委(黨組)領導班子成員組成,可以根據學習需要適當吸收有關人員參加。

  黨史上的中心組

  早在延安時期,中央就建立了嚴格的學習製度,成立以中央委員為成員的中央學習組,由毛澤東同誌任組長,統一管理指導延安及各地高級學習組的學習。後來又成立學習總委員會(簡稱總學委),有力地推動了全黨的學習。新中國成立後,為適應國家建設的需要,中央對加強幹部理論學習做出明確規定。中心組學習的概念,上世紀50年代的人民日報就有提及。之後又有黨委中心組的提法。197812月,在中央工作會議上,鄧小平同誌指出,全黨必須再重新進行一次學習。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,各級黨委適應改革開放的新形勢,逐步形成了黨委集中學習的做法。199311月,中共中央發出《關於學習〈鄧小平文選〉第三卷的決定》,明確使用黨委中心組的學習這個表述。19956月,中宣部、中組部召開經驗交流會,提出要進一步使省部黨委中心組學習規範化、製度化。2000年,中組部、中宣部又聯合下發了《關於加強和改進黨委(黨組)中心組學習的意見》,對黨委中心組學習製度提出了全麵要求和具體規定。

  黨的十八大以來,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對領導幹部學習、黨委(黨組)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高度重視。十八屆六中全會通過的《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幹準則》要求,以黨委(黨組)中心組學習等製度為主要抓手,各級黨組織要定期開展集體學習。近期,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《中國共產黨黨委(黨組)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規則》,並發出通知,要求各地區各部門認真遵照執行。

  中心組學習的內容

  《規則》第八條規定了中心組學習的內容,包括:

  馬克思列寧主義、毛澤東思想、鄧小平理論、三個代表重要思想、科學發展觀,習近平總書記係列重要講話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;

  黨章黨規黨紀和黨的基本知識;

  黨的路線、方針、政策和決議;

  國家法律法規;

  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;

  黨的曆史、中國曆史、世界曆史和科學社會主義發展史;

  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所需要的經濟、政治、文化、社會、生態、科技、軍事、外交、民族、宗教等方麵知識;

  改革發展實踐中的重點、難點問題;

  黨中央和上級黨組織要求學習的其他重要內容。

  中心組學習的形式

  《規則》第九條規定,中心組可以通過以下適當形式,開展切實有效的學習活動:

  一是集體學習研討。中心組應當將集體學習研討作為學習的主要形式,把重點發言和集體研討、專題學習和係統學習結合起來,深入開展學習討論和互動交流。

  二是個人自學。中心組成員應當根據形勢任務的要求,結合工作需要和本人實際,明確學習重點,研讀必要書目,下功夫刻苦學習。

  三是專題調研。中心組成員應當把理論學習與專題調研結合起來,深入基層、深入群眾,紮實開展調查研究,深化理論學習。

  同時,中心組成員應當積極參加學習講壇、讀書會、報告會等學習活動,充分利用網絡學習平台開展學習,拓寬學習渠道,提升學習效果。

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

  山東壽光市委中心組學習緊扣重點工作

  帶著問題去調研 拿出成果促實踐

  本報記者 劉成友

  中心組成員,全年到基層調研不少於60天,撰寫至少4篇高質量的調研報告或理論文章。在山東壽光,市委中心組學習實現機製常態化、形式多樣化、成果實效化。

  關起門來聽課、培訓,是學習;把課堂搬到田間地頭、車間社區、蔬菜大棚,也是學習。在壽光市委常委、宣傳部部長袁世俊手邊,放著一份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壽光農業的實踐與探索》,這是由壽光市委書記朱蘭璽牽頭、去年下半年形成的一份調研報告。報告圍繞解決誰來種、怎麽種”“向哪轉型、怎麽轉型”“吃得好、吃得安全,提出了一係列頗有見地的思考和對策。另一份《壽光市擴大蔬菜產業合作助推轉型升級和品牌建設調研報告》,也是中心組學習調研後,同山東省政府研究室聯合完成的。

  這些調研報告,不是關起門來寫的,而是中心組深入基層,認真調查研究後得出的結論。袁世俊說,市委中心組建立重大課題調研製度,帶著課題下基層。

  去年,蔬菜之鄉壽光掀起舊棚改新棚、小棚改大棚行動。大棚兩改就是壽光市委深度調研、學習研究、反複論證的結果。壽光蔬菜天下聞名,高平台上如何再次起跳?中心組學習時將此作為討論話題,經過調查、研究、反複論證,很快形成共識:壽光還有11萬畝耕地適宜種植蔬菜,建成大棚每畝至少增收2萬元,全部算起來每年可直接增收20多億元。這是優化農業結構、讓農民持續增收的必然途徑。過去一個大棚一畝地,現在一個大棚有一二十畝大,簡直就是一個蔬菜工廠。三元朱村支書王樂義說。

  問題為導向,實踐出真知。破解問題學習法是壽光的另一個好做法。壽光成立破解問題學習小組,把學習科學理論與兩學一做學習教育、雙聯雙評活動緊緊結合,使學習跟著百姓期待走,跟著急難險重任務走,跟著困難企業走。中心組學習,主講人不僅有中心組成員,也有外地學者,還可以是企業老板、村支書。一些企業老板,既講成功之道,也講經營困難。這些困難和問題,成了中心組學習研討、著力解決的任務之一。經過實地調研,壽光市委市政府於去年9月底製定出台《全力支持大型以上企業發展的政策措施》。

  中心組學習沒有僅僅停留在紙麵上。他們將重點項目建設與破解問題學習法結合,下發了《關於進一步加大重點工作重點項目及瓶頸性問題推進力度的通知》,篩選全市56個重點項目,成立重點項目問題破解指導小組,定期對瓶頸問題分析研究、調度推進。去年形成工作思路、舉措和研究文章近百篇,承諾解決的重點難點問題九成在時限內解決。

  以問題為導向,在調研中問診,在研討中會診,中心組學習要與提高思想政治素質結合起來,與創造性地貫徹落實上級決策部署結合起來,與解決實際問題結合起來。朱蘭璽說。

       

  杭州市餘杭區委中心組創新學習形式

  深入一線定主題 課堂放在企業裏

  本報記者  

  4月初,位於杭州市餘杭區的貝達藥業股份有限公司,投影屏幕前講課的,是全國人大代表、貝達藥業董事長丁列明博士;U字形座位圍坐、邊聽邊做筆記的,是餘杭區委60多名領導幹部。

  這次餘杭區委理論學習中心組(擴大)專題學習會,是區裏頭一次嚐試把中心組學習的課堂放在企業裏。盡管以前也來過貝達藥業,一直關注企業的情況,但今天聽了之後仍然很受啟發。杭州市委常委、餘杭區委書記毛溪浩這樣概括視角和定位的變化,新經濟、新常態、新動能的背景下,幹部如何破解知識恐慌’‘本領恐慌?學習的緊迫感,從未像現在這樣強烈。

  聽課之前,中心組成員們先參觀了企業。在隨後的講課過程中,作為餘杭區唯一的全國人大代表,丁列明講了我在兩會第一手經曆和體會,也提出了海外引進人才購房、推動夢工場孵化器建設等需要協調解決的問題。

  在理論學習方式上求突破,改傳統課堂為創新課堂,改封閉式學習為現場學習,將課堂設到企業、農村等一線,正是餘杭區創新區委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方式的思路和目標。

  近些年餘杭堅持創新驅動發展,喝上了信息經濟的頭口水,去年全區信息經濟增加值就達到764億元。餘杭區一位領導幹部感歎:不學習,很難加強經濟工作的前瞻性、針對性。

  區委常委、宣傳部長王姝說,正是在這樣的現實需求背景下,區裏著力打造理論學習和現場辦公相結合的創新課堂、口袋書本與蹲點調研相補充的全域課堂、會前學習與常委會議相銜接的特色課堂等學習新模式。去年一年,餘杭區委理論學習中心組共集中學習16.5天。通過製定理論學習計劃、健全學習製度,形成了問題導向選主題、結果導向選老師以及學習考勤、後期跟蹤等一係列學習的閉環